智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04例 复活节岛出现首例


文章开篇写到:“如今你无论在哪打开互联网,都必然会看到谈及2019年末开始流行的新冠肺炎病毒的文章。而关于该病毒的谣言和揣测似乎比该病毒本身还要传播得快、传播得广。许多不怀好意的人曾经提出过令人愤慨的说法,即引起大流行的新冠病毒是由实验室设计完成的,而后故意被释放出来,使世界各地的人民染病。幸运的是,一项最新的关于新冠病毒的研究证明了该病毒是自然产生的,从而以科学的证据打破了这种说法。”

第二种情况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获得能够引发人类疾病的能力之前,就已经从动物进入到人类。经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逐步进化之后,它们最终获得了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能力,并可以导致严重疾病。

张文宏26日在线解答留学生、华侨华人防疫问题时,表示无症状感染者不是感染者的主流,那么国内如今为何高度重视这类感染者呢?他解释说,我国目前处于疫情防控“下半场”,本土病例很少,所以越来越重视无症状感染者。而很多欧美国家处于疫情防控“上半场”,主要应对的是有症状感染者。这种重视程度差异,是不同防控阶段所决定的。当地时间3月26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发表名为《基因研究显示 新冠肺炎病毒起源于自然》博客文章,援引并力挺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国际研究小组在对比几种冠状病毒(包括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公开基因组数据后得出的结论:该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难应对的病毒,它的传播力很强,虽然年轻人感染后的重症率很低,但整体重症率明显高于流感。”张文宏说,“而且存在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他们没有临床症状,病原学检测却呈阳性,给疫情防控带来了挑战。”随着国内疫情防控进入“下半场”,无症状感染者已引起中央高度重视。这类患者有较强的免疫能力,可以在感染病毒后14天内不发病,病毒在其体内存在时间超过三周,具有传染的可能性。他们如果没有被及时发现和隔离,就存在社区传播的隐患。在张文宏看来,这正是新冠病毒的狡猾之处,所以“上海对入境来沪人员实施100%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这一规定很有必要,可以最大限度地筛查来自境外的无症状感染者。

“ SARS-CoV-2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ACE2受体的结合水平要远远强于目前所有计算机预测的模型,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病毒在ACE2的定向选择之下不断进化,直到具有了超强的结合能力。”“也就是说SARS-CoV-2大概率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进化出感染人类的能力,人类现有的水平造不出那么异于模型的刺突蛋白。”

与此同时,身为资深遗传学家的柯林斯也强调:任何试图打造冠状病毒武器的生物工程师都不可能设计出刺突蛋白的构象像SARS-CoV-2这样(奇特)的病毒。同时,他表示,该研究的发现得以让世界人民共同专注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遵守一定的社交距离、不信谣、不传谣、尊重医护人员和医学研究员的抗疫决心和他们在此过程中的不懈努力。

目前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9743人(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尚有202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而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柯林斯提出了两种构想:

柯林斯在博客中重点指出了加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新奥尔良杜兰大学医学院罗伯特·加里,及他们的同事等人的一个发现:

在文章的最后,他提出:“下次当您在网络上因为有关新冠肺炎病毒的信息而感到困惑和迷茫时,我建议您访问FEMA的“抵制新冠谣言”的官方网站。也许它不能完全解决您所有的问题,但这绝对是朝着正确方向迈进的第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它能够用专业的信息将谣言和事实区分开来,以此集结世界的力量来一同应对此次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